cabet亚洲城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X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鸿达兴业进击氢能:打造氢能源综合服务商

2021-04-19 13:21:23

从距离广州白云机场出发,驾车50多分钟,便可抵达广州市荔湾区白鹅潭畔的广州圆大厦,大厦由意大利人约瑟夫设计,是广州重要的地标建筑之一。上市公司鸿达兴业(002002.SZ)总部大楼位于此。

鸿达兴业是一家拥有70年氯碱及氢气生产历史的老牌化工企业。据了解,

经过多年发展,PVC和烧碱作为鸿达兴业的主要业务,2020年其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70.06%和8.84%。中国氯碱网《2020版中国聚氯乙烯产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鸿达兴业在全国PVC产能排名前五位,具有较强的规模优势。

除了PVC和烧碱,鸿达兴业在业务上不断延伸和壮大稀土、土壤修复和PVC新材料领域,同时还运营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的一家塑料交易所。2020年年报显示,目前公司形成了“能源—电石—PVC/烧碱/氢能源—土壤修复及氢能源利用—PVC新材料—电子交易综合业务”的一体化循环经济产业链。

“从电石、PVC/烧碱/氢能源、到土壤修复、氢能以及PVC制品,再到电子交易,我们一直扎根于我们熟悉的业务领域。” 鸿达兴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正如鸿达兴业董事长周奕丰曾谈到获取商业成功的要素时提到,“除了才能、坚持,就是好好把握机会。还有一点就是持之以恒,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要清楚术业有专攻,而不是看一样学一样。”


涉氢逻辑

站在“碳中和”的时代风口上,周奕丰试图在深化氯碱(PVC、烧碱等)一体化产业链的基础上,再扩版图——进军氢能。

早在2016年12月,鸿达兴业成立了内蒙古鸿达氢能源及新材料研究院,以致力于开拓氢气生产、存储和市场方面的研究、开发及应用,以及氢液化、加注氢业务的研发和经营。在2018年年报中,鸿达兴业首次明确氢能源为重要业务板块,并提出打造“氢能源、新材料、大环保、交易所”四大业务协同发展的一体化循环经济产业链。

作为氯碱产业的领先企业,鸿达兴业较早便提出了氯碱制氢的思路。准确来说,就是氯碱工业副产制氢,即氯碱企业以食盐水为原料,采用离子膜电解槽生产包括烧碱和氯气,同时可得到氢气。通过提纯,去掉杂质,最终制得纯氢。

这对于拥有70年氯碱发展历史的鸿达兴业而言并不难,更不存在“卡脖子”的难题。

“我们在氢能领域储备很多年,从第一条氯碱装置生产线就开始生产氢气,正因为熟悉氢气,我们预判未来发展氢气将为公司带来重要的价值贡献。”上述负责人说。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过去氯碱行业内大部分富余氢气都被用作锅炉燃料或直接放空浪费掉了,以氯碱装置生产氢气不仅可以有效利用资源、创造经济效益,而且还改善了生态环境。

据了解,制氢方式包括水制氢、煤制氢和天然气制氢、氯碱制氢等方式。其中,氯碱制氢作为当下氢气生产的主要途径之一,具有成本低、纯度高和产量大等优势。

2020年年报显示,鸿达兴业的PVC和烧碱拥有110万吨/年产能。按照氢气产出比例计算,副产氢大约3万吨/年。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鸿达兴业公布非公开发行预案,募集资金总额55亿元,建设年产5万吨氢能项目,包括3万吨液氢和2万吨高压气氢,本次募投项目对鸿达兴业意义重大。

鸿达兴业在公告里提到,本次募投项目是公司从原本氯碱产品为主要产品,氢气为副产品转向以氢气作为主要产品的一次重要的战略转变,自此公司跨入氢能规模化生产的新阶段。

为向社会及自用的氢燃料车辆供应氢气,鸿达兴业完成在内蒙古建设8座加氢站的相关备案工作,目前已在乌海、广州分别建设和运营着加氢站和移动加氢站。乌海市海勃湾区建设的加氢站已正常为当地燃料电池公交、大巴等用氢车辆提供氢气及加注服务。

此外,当地政策环境也为鸿达兴业的氢气消纳提供了重要支撑。《内蒙古自治区促进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若干措施(试行)(征求意见稿)》指出,2024~2025年累计推广燃料电池汽车10000辆,建成加氢站(包括合建站)90座。启动燃料电池分布式电站的试点应用,大规模储氢示范项目1~2项等。


率先建成民用液氢工厂

除上游制氢和下游用氢之外,选择技术和成本兼具的储运氢气的方法是氢能产业重要的攻克方向。这也是鸿达兴业一直探索的方向。

目前,储氢方式分为高压气态储氢、低温液态储氢和固态储氢三种,我国储氢行业中发展的主流是高压气态储氢方式。

由于安全隐患和体积容量比低的问题,高压气态储氢在氢燃料汽车上的应用并不能堪称完美。相比之下,液氢储存被认为是一种理想的储氢方式。

4月14日,清华大学欧阳明高教授在储能国际峰会暨展览会上指出,液态储氢密度高,投资成本低,优化潜力大,符合国情。

不过,一个现实是,低温液态储氢一直以来应用于航天航空领域,在民间应用仍属空白。

2019年以来,鸿达兴业与北京航天试验技术研究所(即“一〇一所”)、日本旭化成株式会社和法国液化空气等相关机构签订了氢能合作协议,从氢能技术研发、装备研制推广等方面开展合作(含有包括液氢装置及氢气液化),确保技术工艺领先和装置供应,从而保证市场先发优势。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4月,鸿达兴业率先建成并运营我国民用液氢工厂。2020年12月,由鸿达兴业自主生产的液氢,跨越2500多公里的距离从内蒙古运抵广州,这被视为国内液氢长距离运输的重要里程碑,为今后液氢规模化储运提供了经验。

鸿达兴业的这一举动,将实现液氢规模制取、储存,大大提高氢气的运输效率,降低运输成本,对于推动整个氢能产业化进程都具有重要意义。

周奕丰感慨,我们可以自豪地向世界宣布,中国液氢民用化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只有液态储氢实现大规模推广,氢能产业才能降低下游应用的成本,未来才能跟传统燃油车和锂电池电动汽车竞争。”周奕丰进一步解释,目前在同等人工和损耗等条件下,液态运输的运力是气态氢的7倍,有利于降本。

在“碳中和”政策推动下,氢能或有望走上能源舞台。关于氢能产业链布局,鸿达兴业表示,公司在制氢、储氢和用氢环节,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今年也进一步明确氢能战略规划,依托制氢储氢的研发技术优势和氢能产品的成本优势,积极开拓氢能应用市场,建设液氢和高纯氢气的规模化生产线,加大氢能源综合利用研发和应用推广力度,打造氢能源的综合服务商。(文章转载自: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admin
龙8国际下载安装lehu08乐虎国际官网乐虎国际APP安卓下载
网站地图